翼德.jpg   陳某、王貽興 著  東立出版

  還是不得不說,火鳳這部漫畫對我的影響很大,不只在戰爭謀略上,還包含了對歷史的思維。


  自羅貫中寫就三國演義以降,民間就存在著許多的刻板印象,像是曹操的奸、孔明的智、趙雲的勇,還有已經封神的關二爺,以及他可憐的小弟張三爺。


  現在想想實在是件很詭異的事,演義的劉備弱是弱、諸葛亮一計有誤、後計隨即補上一樣錯到底還死不認帳不說,可是想想看,如果張飛真的有勇無謀,怎麼有辦法統領大軍?就像呂布,如果真的

只有匹夫之勇,又怎麼有辦法連殺丁原跟董卓?這兩人好歹也是當時的軍閥龍頭耶。


  而且別忘了,演義理三人結拜時,是到張飛家後院的桃園拜的,是什麼樣的屠夫家裡後院會栽桃花園的?


  所以火鳳裡頭用了粗中帶細來合理化了這些bug,八奇的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(以下無限迴圈)、火哥變趙雲,還有呂張兩人的有勇無謀,可說是我看火鳳最大的熱情。因此當拿到這本封面以桃

紅襯底、三爺臉譜作主角的外傳時,整個心情只能用『陳某,你令我飛躍了起來。』來形容啊XD


  外傳以若干年後的魏國為開頭,敘述張飛遇刺後,頭顱被孫權送達司馬懿手上,當晚仲達所召開的一場密會。個人相當喜愛這段的悲涼感,密會參與者、以及言談中的對象,無一不是現今在火鳳舞

台上發光發熱的英雄們,然而在遙遠時空的彼端,呂布八奇逐漸被遺忘、武聖關羽已死、合肥戰神也僅剩疾病纏身的破敗身軀,曾經燦爛的,在無情的時光下也只能歸於黯淡。


  接在這段楔子之後的,便是張飛外傳,描述三爺當年在遇上大耳跟二爺之前,曾經荒唐糜爛,又曲折離奇的俠義野史。嗯,沒錯,就是野史。


  當然這裡的野史不單是指『非正史』,還有那種作者恣意揮灑、跳脫以往三國既定印象的感覺,就像是最初火鳳的殘兵一樣,跟我們大家熟知的三國有非常大的落差,相比之下沒有浩大的戰爭場面

、沒有大忠大義的正氣凜然,而是多了幾分江湖草莽的豪氣,與其說這是本以火鳳三國為主題的歷史小說,不如說是本武俠小說吧。


  論到本書的內容嘛,老實講必須承認,這確實是本粉絲取向的小說,就是靠人物贏一半,不可否認作者王貽興先生確實在文字上做了許多苦工,但我實在忍不住思索著,要是今天這裡頭的主角不是

那個有勇無謀、粗中帶細的張三爺,也沒有司馬懿、張文遠等人登場的話,我是不是還會給這本書這樣的評價?


  想想大概還是吧,理所當然地會少了許多熱情,然而《翼德》一書也絕非僅僅賣弄、消費原作的魅力,論情節雖然是很老梗的抄家滅門而發奮練功,但在文字描述上,作者卻是下足了工夫,很短,

卻也很到位,有一種詩意的畫面,唯美也罷、淒涼也罷、狂亂也罷,如詩文字都簡略而明白地描述著每個場景,配上不時穿插的張飛獨白,更有如我們熟悉的漫畫畫面。


  不只是畫面、內心獨白熟悉,外傳小說就連火鳳最大招牌之一的黑頁也一起拷貝過來,雖然比起漫畫黑頁是碎碎念很多,可是力度不減,而且當翻到第一章的黑頁那瞬間,我真的只能當場哈地發出

會新一笑,雖然開頭那個紈褲公子跟我們熟悉的張三爺形象相差甚遠,但看到黑頁無疑像是陳某親自擔保,這絕對是一本紮紮實實的火鳳外傳一樣。


  而作者在書中也點出(或延伸出?)許多火鳳裡不曾講明的意義,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三爺的臉譜,似蝶、似蝠、又似山,再將桃花、福禍難料、桃園畫家等元素串聯起來,讓這張臉譜既是張三爺

有勇無謀闖蕩天下的面具,卻也是張翼德最真實的寫照。


  但在這裡不得不抱怨一下,說是火鳳外傳,但也太配合現在的火鳳了吧,眾所皆知現在正夯的官渡之戰裡,水鏡某奇已經開始要入魔了(誤),而是否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才要讓這位方圓不一的公

子硬是在外傳裡湊上一腳、還當上類似幕後真正魔王的角色?畢竟本傳裡他兵法用得狠是狠,但跑到別人家亂屠村、凌虐村民,又嗆了一堆很妖道角的話,這也未免破格破得太嚴重了,智力下滑不說,

就連人格也是一整個雜碎化啊。


  大體而論,站在一個火鳳迷的角度,這是一本絕對不能錯過的小說,不僅是緊抓著原作的意涵,更多了許多的延伸,在看過了三爺於千軍萬馬中探囊取物的神勇之後,曾經狂放的翼德更再次豐富了

這個幾可亂真的平行歷史。

 

最後附上,京劇中的三爺臉譜:

三爺.jpg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R.C.M之偽‧戒靈魔窟

sgmk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menasi
  • 好久沒來鬧你了~
    今天看到這篇整一個燃起我的熱血XDDD
    火鳳可是我學生時期的美好回憶之一啊!!!
    雖然我最愛的是小孟整呂布這段(完全無視作者用心)
    還有火哥啦,火哥超讚。
    看你這篇介紹害我超想去看小說>"<
  • gonzaleskyle597
  • 我在戀愛著?--------是的,因為我在等待著
  • colekristina152
  • 愛情是盲目的,但婚姻恢復了它的視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