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子1.jpg 被子2.jpg   奎格‧湯普森 繪  時報出版

  不要看它長這樣,其實這是本漫畫,同時也是回憶錄、自傳。


  是的,奎格既是主角也正是作者本人,這本《被子》便是他回憶自己人生從童年到成年離家,十幾年中親情、友情、夢想、愛情還有信仰的糾葛,尤其是最後一個,生在一個嚴守基督教條的家庭,奎格自小便被灌輸了無數『能榮耀主』的思想,然而偏偏他的性格跟人生就是和這些東西合不來,百般衝突的思想與壓抑的情感正是這十幾年的寫照。


  原來以為這種類型的題材用小說是最好的表達方式、再不然也是電影,怎樣都說不到漫畫來,尤其是這種畫風,可是很快地便發現我又錯了,雖然是以漫畫為外皮,裡頭卻是直逼文學的意含,尤其奎格的畫面處理功力相當高,各種天馬行空的作畫與變化靈活的構圖,正能巧妙地詮釋每一刻的心境變化。


  談到內容,十幾年的人生啊,其實人生這種東西很奇妙,不到二十歲的年紀裡要說有什麼大事似乎沒幾件,但轉個角度想想能回憶的東西幾乎都是這個階段留下的,各種喜愛都是在這個時期定型,就連人生觀也一樣。


  而如果生活的環境跟自己的思想完全不相容時,這幾年的人生回憶起來可是真一部光榮的聖戰史啊,我是說如果說最後抗爭成功的話。嗯,這故事其實就是描述一場爭奪自由意志的戰爭。


  在信仰與自己的心靈間爭奪,或許可以這樣說吧,書中呈現的各種情感掙扎,追根究底無非就是基督教條與奎格內心拉扯產生的下場,當死板迂腐、不近人情的規範套到藝術家的心上時,產生的衝擊之大可是很嚇人的。


  乍看下或許有那麼一點反基督的意味存在,畢竟裡頭呈現的全基督教成長環境是這樣的摧折人性,用死硬的律令把七情六慾扭曲、掩埋,試著假裝從來沒存在過。但事實上看看最後的一段敘述,奎格要表達的其實是很簡單的,那就是任何文化的規範與歧異都會在人們之間樹立隔閡,而這當中又以宗教為最,任憑原始本質再好都是一樣。


  其實嘛,《美國眾神》看過就知道,宗教看似和諧,事實上是比帝王還要專制蠻橫的東西,這在台灣感覺不太出來,不過在一些『虔誠教徒』(另稱狂信者)很多的地方,這種壓力大概可以和恐怖統治相拼,而且他們偽裝功力還比任何獨裁政權要來得高深許多,不少人還會連連稱是的說。


  連公民課本上都開宗明義的說了,宗教規範是各種社會規範中要求最高的一種,而且大部分排他性很高,然後有些狂信徒又很會在教義上鑽牛角尖,結果是這個規範已經不是用來管人的了,因為管出來的人不是早早看清跳出來,不然就是被洗腦之後變得不太像完整的人,沒了世俗慾望聽起來好像不錯,可是啊,一個人這樣似乎也不再完整了呢。


  整本書中一大核心就是圍繞著奎格在教義中打轉,時而順從、時而叛逆,如同苦行僧般的生活,消彌一切肉慾物欲,就連夢想也要再神的名義下被焚毀,如此的阻礙,又遇上了愛情的烈火,最後燒毀的究竟是教條還是自己呢?


  再說到書中的情感,也正好是這段拉鋸戰中最要守護的一點,而書名的被子,似乎正是在隱喻著奎格在情感中的狀況。


  書中提到,不知為何,相愛的兩人在現實中卻毫無交集,唯有到了夜晚同睡一張床時才有了應有的親暱,就奎格的角度來看,這就是壓抑環境下的結果吧,只在睡夢中能夠最完全地展現情感。


  再延伸一點,被子或多或少也有保護的意味存在,更可以對應奎格百般壓抑下的焦慮心理,看似由堅強的信仰支撐,實際本質卻是稍稍刺激便會崩毀的,再加上一段提到的,就產生一個平時不安畏縮,唯有在保護與十足的安全下才敢敞開心胸的人物形象。


  其實這種人世上也不算少啊,不過有些人是選擇不斷退縮,有一部分則是竭盡所能地武裝自己,真正能克服障礙的倒是少之又少,更別說還可以如此侃侃而談的人了,而當中談得讓人驚歎的,更是有若滄海一粟啊。


  最後我在想,奎格選擇用被子來代表自己當時的人生實在相當貼切,而我又會選擇用什麼來給自己做註腳呢?而當光陰荏苒,再回頭看這個註腳時,會產生的感覺又是如何呢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R.C.M之偽‧戒靈魔窟

sgmk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